和平县 谷城县 个旧市 石棉县 乐山市 麻江县 恭城 南漳县 嘉黎县 托克托县 湘潭县 连平县 高尔夫 凤庆县 香港 准格尔旗
江西公安局长坠楼 周杰伦变魔术特写 刘烨自曝严重失眠 中国新说唱 张国立喜获授勋 烟火里的尘埃 黄子韬工作室独立

马来西亚中止新马高铁项目 中铁总未收正式通知

标签:荷兰语 城口县

2018-5-30 8:29:15 来源:城市新闻资讯网

  马来西亚将取消吉隆坡-新加坡高速铁路项目(以下简称“新马高铁”)。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5月28日做出上述表示。

  马哈蒂尔认为,国家财政情况是政府最优先的关注问题之一,因此必须取消一些不必要的项目。马哈蒂尔还表示,马来西亚需要同新加坡就搁置高铁项目展开会谈。

  中国铁路总公司(以下简称“中铁总”)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对《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表示,目前中铁总还未正式收到马来西亚方面就中止招标程序的任何通知。此前中铁总一直就新马高铁竞标做准备工作。目前以中铁总牵头的中方联合体还没有向新马两国提供竞标方案。他说,有关新马高铁项目的下一步工作,还要待马拉西亚官方正式发布取消公告后再行安排。

  《中国经营报》记者就马方取消项目和新马高铁招标中方准备进展一事向中铁总发出采访函,至记者发稿时,尚未回复。

  新加坡与马来西亚政府于2019-06-26启动新马高铁国际招标程序,经过一次延期后,新马两国规定,竞标方在2019-06-26前提交竞标方案。此前已有包括中国、日本、韩国、法国及德国在内的多个国家企业有意参加新马高铁的竞标。

  重新审查大型工程

  新马高铁中方竞标联合体由中铁总牵头,联合中国中铁(601390,股吧)(601390.SH)、中国铁建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铁建(601186,股吧)”,601186.SH )、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交建(601800,股吧)”, 601800.SH)、中国中车(601766,股吧)(601766.SH)、中国通号(03969.HK)、中投公司和中国进出口银行等8家企业。前述中铁总人士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中国企业已经跟踪新马高铁项目5年多,力争其成为中国高铁走出的第三个标志性项目。前两个项目分别是印尼雅万高铁和俄罗斯莫喀高铁。“现在项目突然遇到变故,十分意外。”他说。

  新马高铁对中国意义重大,它是中国倡导的“泛亚铁路”概念中最重要的一条。该铁路可使中国云南昆明成为东南亚入口,经过老挝、泰国,延伸至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实现整个东南亚地区和中国的互联互通。

  除新马高铁外,中资企业承建,且已经开工的马来西亚东海岸铁路(以下简称“马东铁路”)项目前景也不被看好。5月22日《联合早报》报道称,马来西亚新任经济事务部长阿兹敏在出席由首相署经济策划单位总监聂阿兹曼主持的汇报会上指出,马来西亚新政府将会重新审查前政府已批准的大型计划,包括已经获得“同意接受书”(SST)的工程,这其中就包括马东铁路。

  阿兹敏在记者会上表示,审查将探讨这些工程是否有必要落实,因为部分工程在大选前才仓促执行。“我们会考量那些计划是否对国家经济有利,也会考量终止这些已获批准计划之后的法律争议。”他说。

  马东铁路是马来西亚乃至东南亚最受关注的超级工程,由中国交建承建。项目起点为吉隆坡北部的鹅唛,终点为吉兰丹州的瓦卡巴鲁,线路全长688公里,采用中国国家一级客货两用标准电气化铁路。该项目总投资金额约550亿林吉特(约合人民币853亿元),是目前中国企业在建的最大海外工程。该项目已于2019-06-26在马来西亚关丹举行开工仪式。

  政治因素左右高铁走出去

  马来西亚取消新马高铁项目,成为中国高铁走出去“夭折”的第5个项目。

  2011年,原铁道部、中国中铁与伊朗政府签署了建设德黑兰-库姆-伊斯法罕高速铁路的协议,项目总投资额高达84亿欧元,但该项目随后因伊朗遭受制裁被无限期终止;2014年的中泰“大米换高铁”项目一度因泰国政局动荡搁浅,最后降速;同年,中国铁建牵头,联合原中国南车建设的墨西哥高铁项目在墨西哥反对党的质疑中流产;2016年6月,美国西部快线公司突然终止与中铁总为建造美国高速客运铁路而组建合资公司的一切活动,西部快线项目无果而终。

  从上述几个失败项目不难看出,除美国西部快线项目外,中国高铁“走出去”的挫折案例全部来自政治因素。就此,中国中车副总裁余卫平曾表示,高铁“走出去”一路坎坷,根本原因并不是之前设想的知识产权或列车安全性、稳定性等产品因素,更不在技术因素。他说,“产品本身之外的因素,如政治要素、社会要素、历史人文要素,是阻碍当前高铁海外发展的主要原因。”

  北京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赵坚曾提醒,高铁建设项目动辄需要几百上千亿的巨额投资,回收期长达几十年,即使所在国政府提供主权担保或资产抵押,也无法保证这些主权担保承诺在多党政治博弈和政党轮替中不发生违约。

  赵坚认为,中国高铁“走出去”,应该更多利用性价比优势和技术优势参与国际市场竞争,在国外客户能够按市场价格和国际商业规则购买的条件下,可以承担建设项目或出口动车组,可以承担运营技术支持,但不应承担高铁运营的商业风险,不应提供大额长期贷款。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
分享到: